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韩娱之保镖】(40-41)【作者:jv2836】
【韩娱之保镖】(40-41)【作者:jv2836】
字数:43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章 反杀

  坐在越南帮面包车后车厢地板上,杨天龙双手把靠在自己怀里的涩琪搂的紧紧的,然后用冷冷的眼神看着自己周围的四个越南人。

  「你们要把我们带到哪去?」面包车开了好一会,也没见停下,杨天龙冷冷的说到。

  「还有,把枪放下,你这样用枪一直对着我,我怕你一不小心走了火,这车里空间又那么小,到时候受伤恐怕不止伤我一个吧?」

  喽喽听后,将眼光瞟向了坐在副驾驶的头目,但是回应他的是一个黑黑的后脑勺。

  「少废话,你给我老实待着,去哪你一会就知道了。还有,如果你不想枪走火的话,就给我别乱动,否则小爷我真包不准这枪会不会走火……」小喽喽见头目不发话,只得声厉内荏的叫到。

  「哼。」杨天龙微微一笑,也懒得和这些小虾米浪费口舌。只是紧紧的搂住躲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的涩琪,瞇起了眼睛。小喽喽见杨天龙如此上道,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帮越南人准备把自己的涩琪带到哪里去呢?

  带回越南帮地盘?还是直接向金主交货?要说脱身现在的确是个好时机,面包车不大,为了防止杨天龙反抗,后车厢居然挤进了4个喽喽,让本来就狭窄的空间显得拥挤不堪,甚至稍微一擡头都能闻到喽喽口中呼出的口臭。因此,涩琪从上车以后就把头深深的埋在了杨天龙的怀里。

  虽然涩琪知道面对这种情形自己应该害怕,而且以她的胆量,面对这些持枪持刀的凶恶歹徒,早应该吓得晕过去才对,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靠在杨天龙的胸口是那么安定平和,而杨天龙两只有力的手臂把自己抱得紧紧的,让自己都有一种什么都不去想直接趴在杨天龙胸膛上想酣睡一场的想法了。

  面包车的速度不慢,虽然行驶路线七弯八拐,但是以杨天龙多年经验,此时面包车应该已经驶出首尔市区了。

  终於,在经过一段颇为颠簸的道路后,面包车停了下来。车停稳后,歹徒们并没有让杨天龙和涩琪下车,歹徒头目对着后面四个喽喽点了点头,独自走出了副驾驶位置。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车里的所有人都觉得时间过的怎么如此之慢。杨天龙和涩琪是对接下来将要面对未知的危险而担心,四个喽喽则是担心杨天龙这个高手在头目不在的时候突然闹出点什么事情,送掉自己的小命。

  车外的嘈杂声越来越大。突然,哗啦一身,面包车的车门被人拉开,一阵冷冽的秋风钻进了后车厢里。

  「出来……」头目摆出一副阴沈的脸,低声向车里的杨天龙和涩琪说到。
  在一帮越南人的押送下,杨天龙和涩琪走进了一间废弃的厂房。

  「站住……」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厂房阴暗的角落传来,「阮五,我记得我只要求你带这个女人来这里,这个男人是谁?干什么的?」

  头目想都没想,立刻回答:「这个男人不用你管,等你查收这个女人后,我们会处理掉的!」

  「好吧,让那个女人上前一点,如果她真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们会立刻付钱给你!」

  「往前走……」一个喽喽使劲的将涩琪往前推。涩琪转过身,看到杨天龙对她点了点头之后,才踉踉跄跄的往前走去。

  「嗯……不错,就是她。好吧,阮五,工厂后门有一辆现代轿车,里面有你们的报酬,拿着钱赶紧消失。对了,这个男人也给我弄走,记住,不要留活口,我可不希望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出去……」

  「放心,钱一到手我们就走,至於这个人……」头目慢慢的从喽喽手中取过了手枪……

  「等等……」杨天龙当然不想在这就被干掉,冒着怎么大的生命危险熬到这一步,连正主的样子都没见着就要吃花生米了?呵呵,杨天龙的计划可不是这样的哦……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的女朋友?你们想用我女朋友做什么?」杨天龙对着阴暗处大叫着。

  「你的女朋友?呵呵……阮五,还不杀了他,还在等什么?」工厂里的男人突然叫了起来。

  「……砰砰……」两声枪响,在这个不大的工厂厂房里飘荡着。

  「干,人呢?」枪响过后,歹徒们居然找不到杨天龙的踪迹了,这太奇怪了。
  早在躲在工厂里面的男人叫「阮五」的时候,杨天龙已经觉得不对劲了,没有什么理由,就是长期在枪林弹雨从形成的对危险的直觉告诉他,有危险了。於是,当神秘男人还没说完,杨天龙已经开始动了,那么,头目的那两枪当然也就碰不到他半根毫毛。

  当头目举着枪准备四处打探的时候,突然左边一股冷风吹来,他大惊,立刻向左转身。可惜他的动作还是算了半拍,在他转身的过程中,杨天龙的右拳就已狠狠的砸在了的他的太阳穴上,而杨天龙的左手,则死死的捏住了头目的右手,让右手上的枪口无法对准自己。

  「我日……」一时间两眼一黑几乎就要晕厥的头目,使劲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头,令自己稍稍清醒一下,准备对杨天龙进行反击。而头目身边的喽喽们则举着刀朝着他们的方向围了过来时刻准备着找机会给杨天龙致命的一击。

  不过身经百战的杨天龙怎么可能给他们机会。还没等头目清醒,杨天龙的左手往外一拧……

  「啊……」头目一声惨叫,手中的手枪已经滑到杨天龙手中。杨天龙反手抓住手枪,对着面前的喽喽,砰砰砰砰……连续四枪,喽喽们便各自捂着自己的小腿哭天喊地起来。

  紧接着,杨天龙用手臂钳住头目的脖子,左手把枪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涩琪,快到我身后来……快……」杨天龙先把早已吓坏的涩琪藏在自己和头目的身后,然后对着工厂内部喊叫着:「出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第四十一章阴谋

  在离废弃厂房很远的首尔市中心,三星集团总部的大楼里某处办公室里,一个身着昂贵西装的中年男人焦躁不安的坐在大班椅上,双手来回的搓着,眼光不住的往桌上的电话瞟去。

  「怎么还没来电话?这帮越南人怎么如此废材?掳一个娇滴滴的女人都这么费劲?」男人心中呐喊着。

  「叮……」刺耳的电话铃声在这安静的办公室里突然响起,或许是紧张,又或许是激动,男人身体微微一颤,立刻用他那瑟瑟发抖的手拿起了电话。

  「吆……吆不色哟?」男人小声而谨慎的对着电话说到,希望电话另一侧是越南人给他的好消息。但是,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听筒里居然传来的是日语。
  「健直君,我要的东西你拿到手了吗?」电话另一头,一个冷冷的声音说到。
  「哟西……仓田君,请您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我现在正在採取更加有效的手段,迫使姓裘的交出……」虽然听筒里的话音并不大,但是男人还是立刻站了起来,哆哆嗦嗦的对着话筒说到。

  「呵呵,姜健直,你真以为你还有时间採取什么有效手段吗?明确告诉你,就在刚才,姓裘的已经将你的调查材料提交给了董事会特别调查组……姜健直,你完了。由於你的愚蠢和软弱,使你丧失了最后活命的机会,你的雄心大志估计只能留到监狱里去完成了……」

  「仓田君……你听我解释啊……不是我软弱,是姓裘的太狡猾,我已经通过各种方式想要找出您要的东西了,可惜……喂?Hello?」

  还没等姜健直说完,对方便已挂掉了电话。

  大股冷汗随着鬓角流进了胸口,姜健直两眼发直的扔掉电话,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向四周打探了一下,然后按响了桌上的专用通话器。

  「马上给我定一张去美国的机票,还有给我准备100万美金,要现金……」哗啦……随着一声玻璃破碎的响声,姜健直的话被打断了。

  「哟不色哟?」通话器里的秘书显然姜健直刚才又急又快的话给打懵了:「部长,您刚才说的什么?」

  可惜,此时的姜健直再也听不到秘书说的话了。此时的他已经整个身体扑在了桌子上,一动不动。而他的后脑上,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洞,大股鲜血伴随着脑浆不断向外涌出,房间里立刻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日本,东京西南方约80公里,富士山脚下。

  暖暖的阳光照射着大地,山脚下一处小溪边的青石之上,坐着一位少女。她右手拿着一支碧绿如翠的长笛,轻轻的放在嘴边。她回头看了看站在青石旁的老人,然后转过头来凝望着潺潺流动的溪水。

  不一会,笛声响起,顷刻间天地万物化作了虚无,只有耳边的风,少女和老人慢慢的闭上双眼享受着笛声带来的超脱感。优雅婉转的笛声饱含着忧伤融和在风里,淌过心扉。时间在流逝,一分一秒,在这个幽静的山谷里,仿佛一切凡世就变成了云烟。

  就在这醉人的时刻,老人的双眼突然张开,而少女的笛声也随之停止,一切化归宁寂。

  「老师,你感觉到了吗?」少女仍旧闭着双眼,柔柔的说道。

  「是的。苗子,我感觉到了愤怒……」老人沈稳的答道,说话间他将目光慢慢的转向了东京的方向。

  笛声又起,温暖的风从东方迎面而来。这次从少女嘴中传出的笛声,更加淒美、更加忧伤。

  「苗子,他是我们家族的恩人,我们没有办法拒绝他。」老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少女的身边,用他那充满慈祥的音声说到。

  笛声戛然而止。

  「苗子明白。但是,老师,这些年来,你和我已经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难道还不够偿还他对我们的恩惠吗?」少女擡头望着天空的红日,淡然道。

  「苗子,没有他,也许我们早就灭亡了。所以,为了他也为了我们,面对现实吧!」

  「不要再说了!」少女打断了老者的话。

  「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能感觉到今天的红日很忧伤,无穷无尽的忧伤,就连它照射的光辉都是温温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的心很疼……」

  傍晚,老者和少女收拾好行装,消失在黝黑的富士山下。

  此时此刻,首尔郊区,废弃的工厂里。

  空气凝重,杨天龙身前的阮五不断的呼着粗气,两个贼眼来回转着。涩琪紧紧的抓住杨天龙的衣角,尽量把身体都在他的身后。

  「……」刚才在工厂阴暗角落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正当大家都觉得惊讶的时候,工厂后面响起了一阵汽车的轰鸣声。

  「我擦,想走……」杨天龙听到声音后,立刻判断出刚才躲在阴暗处的男人想逃,左手斜向下,对着阮五的大腿砰的射出一颗子弹,然后一把丢开瘫软下去的阮五,拉起身后的涩琪就往工厂后门跑去。

  可惜,杨天龙对工厂内部并不熟悉,加上身边的涩琪又跑不快。当他们赶到后门的时候,汽车早已失去了踪影。

  在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确定涩琪身上并无大碍后,杨天龙回到工厂,找来麻绳将躺在地上的五个歹徒绑在了一起,然后从阮五身上掏出手机,丢到他面前。
  「给你老大打电话,就说我把你们这帮废材还给了他。告诉他,他欠我个解释和人情!」

  说完,抱起了涩琪,大步走向了工厂外。

  等杨天龙走的没人影后,歹徒们才开始唧唧咋咋起来。

  「五哥,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一个小弟皱着眉头问到。

  「怎么办?打电话叫人啊!要是再不来人,我他妈都要流血过多而亡了。」阮五咬牙切齿的说到。

  「那……要不要说刚才那个点子的那些话?」

  「说……说……说个屁!就说点子硬,我们人少搞不定……」阮五说到这眼里露出了胆怯的眼神,他知道,这次行动他算栽倒底了,回去还指不定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